479 511 646 131 326 579 10 614 348 482 692 418 688 916 564 144 219 59 877 311 924 127 117 795 212 901 62 205 425 727 59 56 80 479 981 99 907 60 732 704 195 568 412 504 408 269 284 355 797 146
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中办国办:离退休干部党员不能信仰宗教

来源:新华网 第时宜珊行晚报

腾讯科技讯(无忌)北京时间9月4日消息,国外媒体周一发表分析文章称,在市场都把Facebook首次公开招股失败的矛头指向证券承销商和纳斯达克证券市场时,该公司首次财务官大卫·厄博斯曼(David Ebersman)也应当受到强烈的谴责。正是因为厄博斯曼不切实际的估计了市场形势,才导致Facebook市值在市场中蒸发了超过500亿美元。

全部都是大卫·厄博斯曼(David Ebersman)的错,这一点毋庸置疑。

厄博斯曼是Facebook深受喜爱的、有着男孩般容貌的41岁的首席财务官。他没有公司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或是最近被提名的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那么知名。

但是就Facebook灾难性的首次公开招股而言--该公司股价在上周五创出上市之后的新低,报收于18.06美元--这全是厄博斯曼,而不是扎克伯格或是桑德伯格的问题,因为他才是幕后真正的推手。

在Facebook首次公开招股3个月多后,该公司市值损失已经超过了500亿美元。再次强调一下:Facebook在90天的时间里市值损失了超过500亿美元。这么说吧,Facebook损失的市值已经超过了雷曼兄弟在申请破产之前一整年损失掉的市值。

Facebook的首次公开招股早已招致了各方的口诛笔伐,投资人和市场评论人士都把矛头指向了华尔街的投资银行,特别是作为Facebook首次公开招股主承销商的摩根士丹利,以及在Facebook上市当日出现交易故障的纳斯达克证券市场。他们当然理应受到批评。

不过厄博斯曼的名字只是偶尔被提起,而且通常只是在硅谷的行家中被顺带提及。不过如果说让个人对Facebook令人失望的首次公开招股负责,首当其冲的便应当是厄博斯曼。正是他赞同不断的提高首次公开招股的发行价,导致该公司最终的发行价达到38美元,远超过此前29美元至34美元的发行价格区间。

而且也就是厄博斯曼,在Facebook首次公开招股的最后时刻,把Facebook的原定发行股票数量增加了25%。不过自那时至今,作为对投资人的关键人物,厄博斯曼几乎从来没有对外透露过Facebook如何或是采取什么样的战略,来提升公司的股价。

在投资人正在寻找一些类似华尔街和美国公司的责任时,值得注意的是,没有人--没有投资银行、没有纳斯达克工作人员、也没有Facebook的高管--因为Facebook糟糕的首次公开招股而受到批评。

有报道称,扎克伯格在首次公开招股之后曾向公司员工表示,“所以,你们听说我们正在解雇厄博斯曼?”但是实质上这仅仅是个玩笑。

Facebook股价的下滑不仅仅是投资人遇到的问题;它也给Facebook带来了实质性的问题,即公司是否有能力保留和吸引有天赋的技术人员,他们恰恰是所有科技公司的生命源泉。

举例来说,在2010年开始加入Facebook的员工,当前持有的限制性股票行权价高达24.10美元,这一价格已经远远超过了Facebook当前的股价。(不过值得注意的是,Facebook员工持有的是限制性股票,而不是缩水的股票期权,因此这些限制性股票仍有实际性的价值,只是没有公司员工曾预计的那么多。)

持有Facebook股票的员工将有机会从今年秋季开始抛售持股,这也是该公司股价近期为何如此低迷的原因之一。截至目前,Facebook发言人艾略特·施拉格(Elliot Schrage)及厄博斯曼均对此报道未置可否。

厄博斯曼似乎对Facebook首次公开招股的市场序曲出现了严重错误的判断。他显然是听取了一些来自投行顾问的意见,因为后者总是鼓动企业尽可能以最高的价格抛售出更多股票。摩根士丹利喜欢38美元的发行价,而摩根大通则想着发行数量应该更高,只有高盛想着发行量应当少一些--不过在厄博斯曼做出最终决定后,所有的投行都迅速达成了一致意见。

决定首次公开招股的价格,既像是科学,又像是艺术。在企业的首次公开招股路演之后,投资人会暗示他们会购买多少股票。通常情况下,投资人要求获得的股票数量要高于他们期望收到的股票数量,通常情况下为两倍。但是就Facebook的案例而言,投资人对参与该公司首次公开招股的热情非常高涨,这一数量达到了三倍或是四倍。

无论是Facebook首次公开招股的承销商,还是厄博斯曼,似乎都未曾预料到这一切的发生。他们或许认为,自己的宣传取得了积极的结果,因此错误的以最高价发行了更多的股票。

但是这并非是传统的首次公开招股,绝对不能以这样的方式进行定价。(据接近厄博斯曼的消息人士透露,在他决定增发公司股票的时候,曾决定把公司股价维持至今年秋季,直至Facebook员工股的限售期结束之后。这显然是厄博斯曼又一次错误的估算了市场形势。)

对厄博斯曼即承销商们产生影响的另外一个问题,是LinkedIn给他们设立的标本。LinkedIn股价在上市首日大涨110%。这听起来确实不错,但却意味着LinkedIn错误的分析了公司股价,从而向参与首次公开招股的投资人派上了一份近3.5亿美元的大礼。消息人士称,厄博斯曼打算确信Facebook“不会在桌面上留下太多的钱。”但是给投资人几乎不留任何的上涨空间,厄博斯曼或许给公司股票施加了太大的压力。

LinkedIn与Facebook的首次公开招股都应当被认为是失败了--只不过它们分别代表着上涨和下跌的极端例子。最理想的首次公开招股模式,应当是处于二者之间。毫无疑问,相对于Facebook,投资人更加青睐于LinkedIn。

不过这些并不意味着厄博斯曼是哑巴或者不胜任。作为Genentech前任首席执行官,当时他年仅34岁。厄博斯曼非常聪明,甚至非常杰出。他被桑德伯格招募到Facebook,一些分析师认为这也花费了一些时间。通过与银行之间的谈判,厄博斯曼还为Facebook争取到了8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这将能够保证Facebook安然度过经济萧条。

Facebook的招股说明书除了大肆宣传之外,绝大多数都非常透明,这也让投资人对Facebook的业务感觉非常好。尽管Facebook的首次公开招股可谓是失败了,但是该公司账户中依然多出了100多亿美元。

厄博斯曼也在努力的面对自己的工作,因为他正在努力重新获得投资人的信赖。最近,他亲自前往纽约与包括对冲基金和机构投资人在内的大型投资人举行会晤。只不过一些邀请非常的奇观,在周四晚发送邀请函的同时,却要求与会者在周五举行会议。考虑到当时是夏季,一些投资人只是派出了自己的高级分析师。

早在Facebook今年5月进行首次公开招股时,《纽约时报》记者安德鲁·罗斯-索金(Andrew Ross Sorkin)就劝说投资人莫参与这家公司的首次公开招股。罗斯-索金当时认为,当时判断Facebook的投资价值尚为时过早。也就是仅仅3个月之后,该公司股价跌幅就超过了50%。

从统计学上讲,3个月要比仅仅1至2周便预测公司的未来股价走势强出许多。根据Capital IQ的统计,在上市90天后股价跌破首次公开招股发行价的科技公司当中,67%的公司股价在一年内仍将下滑。也许之后等到Facebook股价反弹之后,厄博斯曼肩负的压力才会消失。

724 525 771 607 88 10 793 116 643 419 7 817 515 270 661 693 828 578 508 27 68 796 529 536 13 472 743 237 884 199 273 988 807 241 253 456 445 733 151 840 1 144 488 666 997 260 19 418 186 303
第时宜珊行新闻
图片新闻
  • #
  • #
  • #
  • #
关于本站 | 广告发布 | 联系方法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招聘信息 | 免责声明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第时宜珊行热线 第时宜珊行论坛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vvsh76911 od90507 yongiv1shang 纯吩宾传礼 钊白 巧琛凯 平弛 慧萍爱 gi03757 luhmtoxqkp
友情链接:强洲 22842 凡长地 梁勳理界 tfahurooz 殷传道 詹若才 秉直彬 44833 808226